海外市场巨震,全球多家央行降息,中国也跟进降准。降准释放何种信号?在全球资本市场巨震的当下,投资者应该如何布局?全球突发事件频出,如何解读?为何A股在全球股市中最为

招商姚飞军:A股独立性显著 今年创业板涨5%远好于欧美

海外市场巨震,全球多家央行降息,中国也跟进降准。降准释放何种信号?在全球资本市场巨震的当下,投资者应该如何布局?全球突发事件频出,如何解读?为何A股在全球股市中最为抗跌? 全球经济风险集中释放,资本市场波动加剧,资产错配就等于资产缩水,投资更需转“危”为“机”!3月18日华夏、招商、华安、国泰、华商五大基金直播解盘。

3月18日19:30  2020绝对收益策略下的股票配置方向

为直半导体公司

姚飞军 招商基金投资支持与创新部总监、招商丰泰、招商增荣、招商3年战略配售基金经理

视频直播间

文字实录:

姚飞军:这个也适合日常做股票当中的一个思维。

我的理解,作为一个相对收益的组合,相当于绝对收益为目标的组合,要有一个框架,我个人归纳为6个关键点。

第一,最重要的是要有自我的评估。

第二,如何去抓住这个机会,这个机会我们现在所有的基金经理或者是投资人员,90的时间是花在寻找机会的点上。

第三,应变。市场发生变化的时候,你挑了一个股票或者是你买了一个标的发生变化的时候,你应该怎样做一个相对的反应。

第四,纪律。

第五,整个组合投资过程当中要有一个分散化。

第六,怎么样保证你这个产品或者是你自己在做投资过程当中,你可以持续地三年、五年或者是十年在市场当中活下去,这个叫可持续性。

从我的框架来讲,这六个点其实都非常重要,但市场可能大部分的人员把太多的精力花在机会这一点上。

下面我会逐个说一下我自己的理解。

自我评估的过程为什么非常重要?大家生活当中都碰到过,如果你是一个市场的老手,朋友找你推荐一只股票,或者是问你市场的看法,都会碰到这个问题。我的理解,其实问这个问题是没有意义的,因为相同的看法对于不同人的操作是有不同的指引性。自我评估这一块有这么几点:

1.咱们得明确你的能力圈在什么地方。有对宏观特别在行的,有对行业理解特别深的,有对选股或者是特定类型的股票特别擅长,也有对市场的敏感性特别强的,每个人都会有他自己的长处。你首先清楚你的能力圈在哪儿。

2.我们所有的评估过程,你是要以数据来检验的。比如说你觉得我的交易能力特别强,但事后数据显示你经常买在高点、卖在低点,肯定有问题。

3.如何控制仓位风险。在任何情况下,我举个简单的例子,你有没有情绪失控的时候,有想赌一把的心态。这个就是长尾的风险,你得清楚在什么情况下你可能会出这个问题。

这是我觉得进入一个市场之前必须有一个充分的自我评估,知道自己的长处、短处在什么地方。

第二,机会。机会这么评估,市场上给大家提供机会,跟你本身的能力是没有关系的。我们举个例子,每天到了3:00,账户上的钱作为融券借出去,只要你勤奋把钱放出去就可以了。但是有些钱跟投资者本身是相关的,因为同一个机会对某些投资者来讲是机会,但对某些人来讲是一个风险,因为你拿这个钱可用的时间就是一个月,别人是三年。一个月当中可能市场比如暴跌,你是扛不住的。但是三年的钱,可以慢慢放着,等市场回来。所以,风险机会跟每个人是明确相关的。第三,每个人都有长板跟短板。短板的时候怎么办?你不擅长这个地方,两种解决方案。第一种,你去靠团队的力量,比如你边上有一帮朋友对这一块非常擅长,就听他的。要不就不做风险暴露,比如说对交易特别差,就挑一个好票拿着不动,不要想着频繁交易。这是如何在短板上做弥补。还有比如你要找一些特定的、擅长的机会,不要弱水三千、一瓢饮之。所有的机会大部分是属于技术层面的内容,通过练习或者通过学习,这一块其实是可以慢慢积累的。这是机会的获取。

第三,应变。我要特别强调,咱们在做一个组合,或者是作为一个基金经理管理一个组合的过程,或者是个人在做投资过程当中,应变非常重要。因为咱们首先要承认投资这个市场是一个不确定性的市场,你的准备工作再怎么充分,其实都会有你看错的时候或者是失败的时候。比如像基金经理在管组合的时候,面临的问题就是买的这个公司基本面发生变化了,你怎么处理。你这个市场剧烈波动,就像今年以来或者是二月份以来疫情的影响剧烈波动,你怎么办。还有面临基金的净值规模大幅波动的时候,有些申购赎回冲击的时候怎么办?这些其实就是我们日常的时候在投资过程当中或者是运营过程当中会碰到的一些问题。其实大家要有心力准备,要接受你面临的这个市场就是一个不确定性的市场,是波动的市场,我们能做到的就是以最小的代价止损,做这些动作。如果出现了小幅的亏损或者说在单个标的上,或者是你投了10万块钱,最后亏了1万块钱,觉得没什么,这是一个小代价。像今年如果你在市场当中投了10万,亏了1万块钱,这很正常,没啥。所以,损失要尽量小,你要接受这个事情。

另外,在投资过程中心理非常重要。你在亏损的情况下,你怎么样能够调整心态,这个时候最有可能出现的其实是赌徒的心理,就是押一把。你从10万块钱亏到9万块钱,是技术的原因,但是从9万块钱亏到剩1万块钱,是赌徒的心理原因。

所以,应变很复杂,包括观察市场、分析市场,再对应着做止盈、止损,要做好心理建设。整个应变包含这些东西。在我的理解当中,应变跟寻找机会是一样重要的,而且在特定的场合,比如说像今年这种市场里面,它有大量疫情这个东西的主导,导致在这个市场当中把这两个变量,一个是全球疫情的扩散不利的影响,各国在出台对应的对冲策略的时候,这两个变量在阶段性已经成为市场最主要的主导变量。所以,你能看到这个市场是在剧烈波动的。如果这个时候你还完全盯着基本面的东西,或者是把上市公司的基本面作为一个主导因子,肯定是不对的。这个时候主导的因子一定是疫情跟对抗疫情成为最主导的因子。如果你有这个认识,你应该观察这个东西,或者是你短期的离场也好,还是怎么保护好你的短期,不要冲动,观察清楚在路上,这个都非常重要。

第四,组合一定要做分散。按照巴菲特老师的想法,你如果对特定标的有足够的信心,一定要重仓。其实我的理解,我们一般定义的绝对收益的组合,我们想达到的目标就是净值的曲线能够“进二退一”,对回撤要进行一些充分的控制,然后在一个合适的时间段内,一个月或者是三个月的时间段内,我希望净值的回撤是可控的。如果产品是这样的一个定义,整个组合一定是要逐步分散的。按照我们刚才讲的整个市场的不确定,如果整个组合你买一只标的,或者是10万块就买了一个票,那你总有可能看不准的时候,对你的净值整个回撤(影响)非常大。

所以,绝对收益组合,你追求的是进二退一的净值曲线的话,你的组合一定要分散,它是可以平滑你组合的波动性,你放了不同的票,相互的相关性是比较低的,它会平滑你的曲线。

2.让整个组合能关注市场当中更好的投资机会。因为整个市场目前有3800只票,你不能期望你抓到的是最好的,你在市场当中一定要关注不断有新的机会出现,那你一定要留一部分钱等到更好的机会出现。

3.你必须让你的组合有一个吐旧纳新的机能,必须要留足够的钱,你所买的标的,你观察一段时间发现它有问题的时候,你慢慢要把它清除出去,你要纳入一些新的标的进入你的组合。所以,它其实是一个分散的投资,让你的组合对市场产生敏感度,你不断地观察市场,不断抓到新的机会,让你的组合更具有敏感性。

4.更多考虑心理的因素。整个投资过程当中,最重要的是要让你的内心是保持一个平衡状态,让你的组合保持一个平衡的状态,不要失衡。一旦失衡的时候,很多投资当中考验人性的东西就会出来,比如你就想赌一把,赌一个板块或者是赌一只票,赌输了、亏了再赌一把,这都不是做投资的时候正常的心理状态。所以,你的组合足够分散的时候,能够减轻基金管理人员的压力,让他的心态保持一个平衡的状态。

这是分散带来整个投资过程的好处。

第五,纪律。际遇这个东西经常大家会觉得很纠结,大家经常会举的一个例子是,我遵守了纪律,我止损了,这个票后来涨起来,经常会拿这个例子作为一个佐证,认为我不应该止损,不应该控制风险。所以,纪律一定是要拿出来说的,它是可以保证你在市场活得更久。纪律的唯一标准是什么?就是你开始定的目标是什么,你最后就是按照这个目标执行了,结果是亏了,那就算了,跟你是没关系的。我们强调纪律有几个好处:

第一,保证你所寻找的机会所见即所得。经常发现我找到一个好票,最后说“我没买”。还有一些人说我的票翻了倍了,但是我最后没砍仓,没卖掉,或者是有各种各样的情况,其实就是你的知行没有合一。这个非常难,但是一定要落实。

第二,能够控制你个人的仓位风险。你从10万块钱亏到9万块钱是技术问题,9万块钱亏到5万块钱的时候是你的仓位风险,是你个人的性格当中或者是你做投资过程当中的赌徒心理影响你做这个动作。所以,纪律可以保证你能够控制你个人的致命性弱点和仓位的风险。

第三,它能避免你投资过程当中悔恨性,经常说“该买没买,该卖没卖”,这种不良的情绪其实是影响着你客观公正或者是以投资的心理去做。

纪律这个东西是非常重要的,我们在具体执行过程当中,比如我们做组合管理,也可能我们经常做的是比如在一周或者是以一天,我们会要求基金经理写投资日记,或者是写自己一周的投资的计划。如果上升到公司层面,我们有月度的专业委员会,或者是公司层面上一个季度的投资决策委员会,这就是定一个方向,或者是投资思路定下来之后,第二天就按照这个执行,不要偏了。当然这是一种方式。

还有一种方式是你把这个执行的监督权交给第三方,如果你老是觉得自己投资过程当中砍不了仓,或者是应该买的没买,你是不是更应该做的是设定计划,找一个搭档帮你执行。因为第三方帮你执行的时候,不是他的钱,他是没有痛感的,能够帮你坚决地执行到位。所以,纪律也是要强调的,能做到知行合一,能够保证你在市场当中活得更久,这是纪律这一点。

第六,可持续。前面讲的自我评估也好,还是寻找机会也好,还是应变也好,还是分散也好,更多讲的是静态层面或者是技术层面应该做这些东西,但投资是长期的事,是两年、三年、五年、十年,怎么保持它的持续性?这个过程当中你不能失衡,或者是投资下来的整个净值曲线,或者是给投资者的业绩,是能够让大家内心是可以接受的。对内心接受的定义是什么呢?我希望净值曲线是进二退一,比如两周是涨的,或者两个月是涨的,或者是两个季度是涨的,然后一个季度回调,这是一个正常的状态或者是可持续的。如果你是退二进一,肯定不可持续,是往下走的。

我对整个组合的定义是月度的,我希望它的净值能够退二进一。当然每个投资者的情况不一样,有些时间周期看得特别短,可能是以周为单位;有些是以年度为单位的,看的时间周期非常长。所以,根据每个人的情况(不同)都会不一样,管理的基金规模大小,都会有些区别。

这是我自己在投资过程当中六个支撑点。

刚才讲的更多偏理论,落到具体组合来看。假设我的整个组合安排就是30个标的,在我自己做组合过程当中,你可以把自己定义成带领30个人的特种部队的队长,你的职责其实就是要保证每个单体都有一个单兵的决策,能保证每个决策单元是作战的骨干,但是万一他受到挫折或者是失败,对你整个团队或者是30个人的部队不会伤筋动骨。这是我自己的考虑,就是对整个组合做的过程当中的一个定位。

(图)1到10重仓的标的。11到20是中等。21到30是尾部。这里面代表什么意思呢?我希望组合当中有我们认为的重仓,但是这个重仓不会特别重,可能每个恰到好处的权重。他的职责是什么呢?它其实相当于是你整个团队作战的主要的力量,或者说骨干力量,他应该是以最好的状态去做进攻的。按照我自己的选择,我希望它的基本面、业绩各方面是OK的,公司没有问题。在市场面上来看,它的走势是良好的。是这么一个最好的状态,作为一个重仓的对象。中等的经常表现的是什么状态?有可能它在某一方面是有缺陷的,可能基本面好,但是它的整个市场状态还没走出来。也可能是作为梯队中央力量培养的阶段。还有可能是它原来是在重仓里面,但是随着时间过去,它的市场表现,走出来以后,慢慢地它在某一方面有缺陷了,慢慢地退下来,它的仓位在你的整个组合当中是往后退的。尾部这个阶段,它前面相当于中等和重仓来讲更弱,就像打仗一样,它已经完成它的任务,慢慢在组合当中占更小的比例,也可能我只看到它特定几个月的亮点,可能基本面还好,但是对未来还有很大的不确定性。还在继续观察它后续的表现。

所以,整个组合是这么一个结构表现,基本上落实了我前面讲的自我评估、机会、应变、纪律、可持续,我把刚才讲的六个点落在我这个组合管理来说。

首先这个组合里的自我评估,为什么我选的是这样一个组合?是因为我觉得自己的能力圈是在对市场的敏感度、对个股基本面的解读会更深。在宏观这一块,我的能力一般。所以,我自己知道我自己的长板在什么地方,我选择每个票有一定的比重,但是它不会过重,不会失去均衡。我以每个个股作为作战单元来进行操作,这是我的自我评估。

机会。我会在市场当中不断寻找能够形成我重仓的标的,来符合我的基本面,我不断地去找。如果这个市场的状态很好,我能找到30个票都可以做重仓,相当于我的整个组合就可以仓位打满,可以到95%的仓位。如果现在市场当中很差,是熊市,在选个股技术面好、基本面好,各方面达不到我的要求,可能买30个票,每个票都不能满足我,仓位可能压得很低。我做这样一个动作的时候,会导致最后的整个选择是这样寻找机会。

应变。比如这个组合我会不断地观察这个票在市场当中的表现状态,或者是它基本面的情况,市场运行的情况,我发现有些票明显整个状态是不对的,你可以理解它是一个单兵,他的整体状态不对了,各方面整个都不OK,你可能把它调为中等的维度。

这就是应变能力,签证观察你的组合做一些操作。或者是这个票买进去,它达到你止损的标准,比如是一个重仓(股),但是已经亏了比较多的钱,对你的整个组合已经形成拖累,这个时候你应该做的是止损。因为我们是一个绝对收益的组合,你是要保证本金的安全。

这些都是应变上的思考。

纪律。你如果把整个组合定义成这样一个操作方式,该做止损的时候你严格地止损,你寻找机会,这个机会符合你的标准的时候,抓住机会入场,这个其实都是体现你的应变和纪律。

最后,延续性。

经常在管理组合的过程当中,或者是散户自己炒股的过程中经常会纠结。首先都是自上而下判断大盘,第一是市场好不好。第二,市场好,我要加仓或者是减仓,都是自上而下的思路。但是宏观上,或者是你对大盘判断,客观地讲没有多少人具备大的判断能力,谁也说不准。疫情的影响,仓位过去会怎么样呢?市场会怎么样?疫情会怎么样?谁知道?没人知道。

我自己简单的处理方式是把整个要做大的决策拆分成30个小的决策单元,比如我的仓位整体放70%还是30%是难决策的,但是我把它拆分成30个标的,符合我标准的就加上去,不符合的我就卖掉。它会导致整个仓位就会变成是一个结果。你在做单个单元的操作的时候,你其实是没有心理压力的,市场什么时候你都可以进去,但你同时什么时候都可以出来,因为你的决策单元是基于30个单兵的决策单元,你派一个兵出去也是可以的,你把它招回来也是可以的。所以,你会专注于你选股的这个思路。你只要做好你单个标的的止损、加仓这些动作就OK了,可以规避你完全自上而下。

但是整个组合的操作也不是说完全都是这样子,正常来讲整个市场一年当中总会有那么三到四次的机会,它是会有巨大的波动,比如指数10%以上的巨大波动。这个时候其实它是需要做一些自上而下,但从我的理解来讲,做这样一些巨大的判断的机会越少越好,因为如果四次你能够判断得三次,那就很牛逼了,75%的胜率。如果四次有两次判断不对,是正常的状态。因为宏观这个东西,涉及的面太宽,确实很难说判断对。

所以,一年当中会有三四次,我去做大的判断。但大部分时间应该是不会做大判断,是以决策单元的方式来呈现出来仓位的高或者低,是这样的一个操作思路。

对未来的判断。我的理解,市场会怎么样我不知道,现在市场是下跌的,什么时候结束,我可以做判断,但是正常来讲,判断只是个概率问题,不是说你判断了,一定是这样。我觉得目前市场有几个确定性的东西可以确定。

相对于疫情之前,目前市场当中挤进来两个重大的变量。一个是疫情这个事,海外市场在不断地发酵,它会不断地有不好的或者对我们有冲击性的因子,会逐步地在你的各个方面表现出来,这个是确定的。第二,全球政府在抗“疫”这个问题上,会出不断的各种政策,会跟疫情做对抗,这个也是确定性的。所以,会看到这两个变量挤到整个全球的系统当中,如果把股票市场或者是资产理解成它以最快速的方式容纳各类信息,最主要的信息容纳在这个市场当中,告诉你现在市场当中挤进来这两个很重要的因子。所以,它在3个月时间之内,这两个因子会变成一个主导因素。所以,你会看到美国也好,今天向上熔断,明天向下熔断,来回来回。本质上就是这两个因子在里面进行交战的过程当中,来扰动整个市场的变化。从这个角度来讲,你只要看到这两块疫情影响的主导因素持续没有变化,那政府抗疫的这个因子会持续地进来,交锋还会持续,会导致市场的扰动或者是剧烈波动会持续存在。

从这个推导来讲,未来半年市场方向会怎么样?不知道,搞不清楚,但是波动性一定是高的。如果从这个角度来讲,我们看到的投资机会:第一,你要看到市场的波动变大。波动变大其实也不全是坏事,高波动其实对衍生品投资是给机会的,比如股指期货,喜欢的就是高波动,波动以后,往上涨也好,往下跌以后,股指波动出来。所以,有能力抓住波动的就去做波动的交易机会。另外一块是剧烈波动会让你如够有足够的耐心,你会等到很多好公司,会给你低买的机会。原来很多好公司,这些因子都被市场极度追捧,估值很高,剧烈波动的时候,这些公司有跌下来的机会。像消费股、医药股很多标的,最近其实跌得也挺厉害,很大一块(原因)就是海外机构撤出资金救那边的火,在撤出的时候,就把很多好公司价格打下来,自然就会有买的机会。

现在国内大量的基于疫情的投资者,新基建已经变成热门话题。环保型的机会,疫情所主导出来的生物安全这些机会,会看到疫情这个事对我们国内原有体系冲击的同时,它会导致我们的政府、我们的监管部门采取一些措施,让我们的整个体系能够更健全。所以,在做的过程当中,很多机会就会出现。

我最后讲的这一块就是我们原来传统说的“机会”。但是我想更强调的是如果你想走得远,投资做得远,或者是你想三年、五年、十年在市场当中,刚才我强调的那些纪律、自我的评估、应变,这些因素其实跟你去寻找市场机会是一样重要的。从我的理解,我觉得比单纯去寻找市场机会会更重要。因为你要去挖掘一个新机会是很艰难的,但是你现有的钱要亏损是比较容易的。所以,怎么样应变,怎么样处理不好的投资思路,怎么做这些动作,或者认清自己适合做什么样的投资,会更重要。

关于投资框架的思路就是这些情况,看大家有什么问题可以再交流。

提问:对今年市场怎么看?上涨和下跌的空间怎么看?

姚飞军:直观的感受,今年的市场肯定是“波动性”,在波动性的市场当中,建议大家控制好自己的风险暴露或者是你投进去的钱,这个肯定是需要关注的,因为很难说在大幅亏损的时候还能保持一个好的心态,或者说你能够继续持有。所以,在高波动的市场,我的建议是管理好你适当的风险暴露或者是你适当的配股票的比例或者是配基金的比例,你可能考虑在基金上做一个平衡,配不同的标的。

对今年市场的涨跌情况(的看法),可以拍脑袋,可以看两个点。一个是我们看2600多点的时候,一个是2400多点的时候,当时整个是怎么样的心态。2600点的时候,春节过来的第一天,疫情已经暴发了,直接跌了8%多,到2600多点。那个位置可以代表我们当时对疫情的极度恐慌,但是很快马上就收上来,代表的是大家对政府防疫疫情能力的信心,你可以理解成那个点是那么样一个状态。

2018年10月份2400多点,当时也是对经济很悲观,对基本面会有一些担心,掉到那个位置。

现在的情况是,国内的疫情大家已经不担心了,更担心的反而是海外疫情的扩散,导致我们的出口、输入型的病例,导致国内可能会一直保持紧的状态,会影响到咱们的经济。这个时候的逻辑跟2600多点的逻辑其实是有不一样的地方。

从我的理解角度来讲,如果确实最后演绎成国外疫情控制不住了,因为外部的挤压,国内加强控制,导致影响到咱们实体这一块,向下的空间不会太大,因为其实只是海外的影响,咱们国内只是说基本面这一块确实是会受一些影响。最悲观的状态应该不会像海外这样子,我觉得还是能够有一个比较安全的位置。

提问:都说A股能走出独立行情,现在国内疫情基本控制住了,股市依旧在跌,感觉并不是这么回事。

姚飞军:今天收盘我大概统计了一下,到今年为止,创业板涨了5个多点,上证指数大概跌了11%。海外美国大概跌了20%多,欧洲那边的德国跌了30%多。如果你说独立行情,咱们现在就是独立行情。从指数的比较来讲,他们跌30%多,我们跌10%左右。或者是创业板基本上是涨的。代表的是投资者认为我们少跌了20%多,是因为我们政府防疫情的能力其实在市场当中有一个定价。但是要比较客观地认识到,海外疫情发酵所导致咱们出口的问题,肯定是会受影响的,还有我们整个供应链的问题,可能很多原来从国外进口的,可能都会受到影响。海外疫情很严重,即使中国做了控制,输入型的控制不住,或者持续还会有一些漏网之鱼进来,这样大家马上就会想到我们的基本面这一块可能会受一些冲击,会变弱。所以,正常来讲,这一块有一些下跌,我觉得其实是一个正常的状态,因为最后在公司的财务报表或者是业绩方面,是明显能体现出来。

像刚才第一个问题说的,当然海外会受影响,但是我们是有支撑的,或者我们是有底的。

提问:止损位大概设置多少百分比?

姚飞军:这个问题可以好好回答一下。首先咱们得明确一下,做不做止损跟你亏多少钱是没关系的。因为正常来讲,你应该要看到你所买的标的、市场给的信号出现问题了,买进去是两个标准,基本面OK,市场面OK,你才买进去。你发现其中的一点,基本面公司有变化,或者是市场当中你发现它已经走坏了,这些点都会成为你做止损的决定性的要素。所以,大家就不要看多少比例,或者是你觉得这两点我都看不懂,你干脆可以做一个统计。原来我帮一个朋友做过一个统计,你统计一下历史上操作前十大赚钱的标的跟后十大亏钱的标的,比如前十大赚钱,你发现最后平均赚了20%。但是如果你发现你前十大亏钱,平均亏了30%。你统计一下你亏了10%以后整个是什么样的走势。我帮我那个朋友算出来亏的多的那些标的,基本上是它亏了10%以后,直接就奔着亏30%以后,根本就不回补。或者是说它赚钱的那些(股票),基本上顶多就是亏5个点,有直接往上走。对于个人的情况,你应该把它设置成10%的亏损,无论怎样都要砍掉。这个东西是基于你个人操作的情况,要做数据分析,最后你觉得我定一个什么样的止损的策略是合适的,不是拍脑袋的。

从我自己的角度,买点一定要好,买点找好了,这个组合往回撤个10%,你可能就知道有问题了。你可以根据自己的历史分析也好,还是你自己想好买点跟卖点,大概中间花多少成本能够确定这笔投资是失败的就OK,不一定说非要设多少比例。

提问:今年投资哪类基金收益更好,股票还是债券?

姚飞军:整个今年的市场,我原来是看平,更乐观一些。目前的这种情况,由于疫情的冲击,我会把整个市场看成看平或者是稍微有一点点悲观。但是还好,整体上还是看平的一个状态。今年因为市场的波动特别大,当然要做投资的话,我觉得做基金这一块问题其实不大,特别是目前在这种市场大幅下跌以后,大家处于恐慌心态的时候,其实考虑这个问题不太合适。所以,等大家的情绪恢复了,去考虑这个问题。

我自己的个人观点,今年选择产品更多应该选产品的灵活度稍微好一些,或者是说它能够做一些产品对冲或者是绝对收益的对冲。确实今年市场变化快,产品本身的应变能力强一些,或者是风格是偏向这样的应变性的产品,也可能会表现好一些。整体来讲我觉得权益的产品今年表现不会太差。

提问:30个单元会不会在极端情况下会形成一个连锁反应?

姚飞军:它其实只有一种情况下会出现这个问题。如果你所找的标的是在行业当中有些分散,我最后在30个标的里边,在行业之间我会做一些分散,比如医药行业,我配30个点,上限是30个点。比如计算机上限配20个点。除了这种标的是30个单元的分散以后,行业的属性其实要进行一定的分散,会避免一把全部放进计算机里面,计算机整个行业受影响就整个塌掉。而且如果你是从整个市场选标的,你要在不同阶段买,相对来讲个股的表现阶段会不一样。所以,整个组合要看组合的属性、个股的生命周期阶段,都会有一定差异性。所以,可以规避你刚才说的连锁反应的问题。

提问:公募基金是做绝对收益的。

姚飞军:我自己管的产品是按绝对收益思路来做的,其实我们有产品是按绝对收益,卖的时候就定义成绝对收益。每个基金经理不一样,比如我的观点是认为,实际上按绝对收益去做,你能控制上行风险,不要盯着相对收益那一块去,其实最后结果不会差。所以我整个做的方式也是按照那个思路去做的。

提问:现在是否是适合做基金定投?

姚飞军:教大家一个方法,你不见得一定按照比如每个月投多少或者是每个季度投多少,你还有一种判断方法是市场很悲观的时候,这里边有一个假设前提,假定中国三年、五年股票市场是没问题的,经济也是没问题的,要相信这个前景,估计大家都相信。另外,大家看市场在恐慌阶段就可以做定投,要不然简单地就是每个月做定投。还有一种更好的方式是,大家都很崩溃,大家对未来都很受不了的时候,咬着牙去做定投就拉倒。

提问:航空板块受到疫情影响较大,现在是抄底的良机吗?

姚飞军:从我的理解来讲,底部永远只有一个。从概率角度来讲,比如365天,如果按照一年的时间维度来讲,一年正常来讲只有一个底部,大家抱着抄底的想法本来就不对。抄底部的想法是大家觉得我舍不得输小钱。正常来讲当然首先不要有这个心态,不要想着抄底。第二,为什么你觉得这个地方是底?没有人说这个地方是底。从我的建议来讲,疫情的影响究竟什么时候结束,航空板块究竟什么时候能够企稳,其实咱们都是不知道的。既然是不知道的情况下,就别做这个考虑,更别说问我这个问题,我告诉你“可以”。其实大家都不要听,因为正常来讲,不要因为别人给的一句建议你就完全决定做还是不做,你还是想想明白整个投资过程当中,有没有这个能力能够抄到底。所以,我建议这个东西不重要,或者说这个东西不会形成你赚钱的主要能力。我建议你不要考虑这个问题,是这么一个想法。

《小黄人2》剧照

  高开低走股市再次上演。隔夜欧美股市有所企稳,沪深两市股指今日集体高开,但在全球央行降息潮中,最新LPR报价维持不变,超乎了部分投资者预期,两市股指随即震荡回落。

智通财经网

对于那些想要看到《阿凡达》续集的影迷来说,又要继续等下去了。

  爱沙尼亚最高法院表示支持由行政法院做出的判决,驳回了电信公司LevikomEestiOU就爱沙尼亚5G网络运营牌照拍卖的上诉。该公司反对爱沙尼亚通信部长为建立5G网络在3400到3800兆赫的频率区域实施公开竞标程序的规定以及反对消费者保护和技术监管机构对频率的发行开展竞标的决定。随着判决生效,去年4月9日因此案在庭审期间做出的停止5G牌照拍卖的决定也随之失效。

上一篇:国盛证券郑震湘:科技股四大周期历史上第一次共振    下一篇:国泰基金艾小军:ETF助涨杀跌逻辑是错误的    

Powered by 鲁甸县逢苛旅游大全网 @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

Copyright 站群 © 2013-2018 版权所有